煤炭價格一直處于高位運行 導致燃煤發電企業不堪重負

2018-04-26 22:02:30 來源:華夏時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隨著煤炭去產能的持續深入,電煤生產、運輸、中轉等各環節疊加漲價,煤炭價格一直處于高位運行,導致燃煤發電企業不堪重負,火電上市公司2017年利潤普遍大幅下降,甚至部分公司出現巨額虧損。

截至2018年4月26日,據不完全統計已披露年報的30家火電上市公司中,2017年凈利潤同比實現上漲的僅有大唐國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唐發電(3.320,-0.05,-1.48%)”,601991.SH),其余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其中金山股份(2.540,-0.03,-1.17%)(600396.SH)2017年凈利潤更是同比下滑高達4277.11%。

高位的煤炭價格,不堪的電企業績,對部分上市公司的股價造成“嚴重打擊”,機構投資者參與的豫能控股(001896.SZ)定向增發,將于近日解禁上市流通,但其股價接近腰斬,機構投資者面對如此慘痛的局面,會做出怎樣的選擇令人關注。

“寒冷”的火電

作為河南省唯一省級資本控股的電力上市公司,豫能控股4月20日發布2017年度報告,該公司2017年營業收入約87億元,同比增長26.03% ;201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0.53億元,同比下降88.69%;201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0.69億元,同比下降116.73%。

對于“增收不增利”的尷尬,豫能控股解釋稱,凈利潤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報告期內市場煤價持續高位運行,火電行業利潤大幅收窄,造成了公司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下降。

2017年4月26日,豫能控股按照9.30元/股的發行價格向5名機構投資者非公開發行約7400萬股,募集配套資金約6.90億元用于購買河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華能沁北發電有限責任公司12%的股權以及支付本次交易稅費、中介機構費用。本次重組新增股份于2017年4月27日上市,限售期12個月。截至4月26日,豫能控股以4.52元/股收盤,定增募資機構慘遭腰斬。4月28日這部分限售股即將解禁上市流通,對該公司股價造成的影響有待觀察。

對于上述問題,豫能控股證券事務部工作人員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正在與相關定增機構進行溝通,目前還沒有溝通完,畢竟現在市場還是不太好,解禁后對于公司股價可能還是會有一定的影響,同時也表示如果這幾家機構愿意緩一下的話還是希望再等等,積極做好雙方的溝通工作。

在加快煤炭退出落后產能方面,2016年、2017年分別化解煤炭過剩產能2.9億噸、2.5億噸。今年將力爭化解過剩產能1.5億噸左右,確保8億噸左右煤炭去產能目標實現三年“大頭落地”。但是煤炭行業高負債和人員冗余的情況并未發生根本性變化。“上有產能釋放壓力,下有政策托底”,導致煤價2017年全年仍舊處于高位運行,也造成了火電行業利潤普遍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大唐發電因出售煤化工及關聯項目股權事項的影響對于2017年凈利潤貢獻較大,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同比下降48.08%,也并不樂觀。而目前總市值約56億元的大唐華銀電力(3.150,-0.07,-2.17%)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銀電力”),2017年虧損則高達11.57億元,不免有些慘烈。對此華銀電力在其2017年年報中解釋稱,2017年煤炭價格暴漲,導致公司營業成本的增幅遠高于營業收入的增幅,造成了公司當期經營出現巨額虧損。

電力行業“荒野求生”

今年初,受高煤價和嚴重告急的庫存的影響,華能、大唐、華電和國家電投四大國家發電集團聯名向發改委提交《關于當前電煤保供形勢嚴峻的緊急報告》,希望政府協調煤炭供給,穩定煤價以緩解電力企業目前的經營困局。隨后,發改委、交通運輸部、鐵路總公司已經采取了相關措施,國家發改委在確保電廠的存煤量的同時,對港口、煤炭、電力企業作出銷售、采購煤炭不允許超過750元/噸(5500大卡 港口下水煤)的指示,以緩解電企的經營窘境。

高煤價導致五大發電集團煤電板塊虧損402億元,虧損面達60%左右。最新公布的中國沿海電煤采購價格指數(下稱“CECI沿海指數”)顯示2018年4月1日到4月19日5500大卡電煤成交價為569元/噸。雖已位于600元/噸的紅線下方,但是這樣的價格能否幫助電力企業“脫貧致富”呢?

申能股份(5.450,-0.09,-1.62%)有限公司總經理奚力強在此前接受相關媒體采訪時表示,預計2018年煤價會在高位運行,但再上漲的幅度不會很大,再往上走,政府也會進行干預。

中國華能集團公司董事長曹培璽則表示:“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測算,按照現在的電價、電力交易、利用小時數等情況,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在480元/噸左右比較合適。”

“煤電”兩者雖是唇齒相依的關系,在業績面前卻總是給人一種“水火不容”的尷尬。

2017年8月份全球最大煤炭供應商中國神華(20.690,-0.02,-0.10%)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和國電電力(2.820,-0.03,-1.05%)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同時宣布重組,將共同組建合資公司。煤電重組整合通過將“矛盾內部消化”,或也能夠為舒緩彼此行業的“陣痛期”提供一個不錯的嘗試選擇。

豫能控股相關工作人員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對于煤價未來很難出現“斷崖”式下跌,可能會出現下降,但是需要“多長周期或者周期內下降幅度有多大”這個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豫能控股也希望能夠通過布局煤炭物流業務、新能源業務、能源銷售業務等新興業務,以降低“煤價”對于經營業績的影響。

電改新突破

由于我國電力市場交易機制缺失,導致行業內出現了資源利用效率不高、市場化定價機制未完全形成等問題,還需要通過全面深化改革來解決這些問題。

電改之前,電網企業作為電力市場唯一的電力運行銷售主體,逐步形成了絕對的壟斷地位。“購售差價”成為電網企業收益的主要來源之一。

行業人士指出,在以往的電力市場格局下,按照計劃方式分配發電量和發電小時,先進機組難以充分發揮競爭優勢。同時發電側上網標桿電價的固定性也幾乎徹底“鎖定”了行業“盈利命門”。面對發電成本的快速增長如煤炭價格,電力企業難以消化,在當前的產業鏈中往往較為被動。

隨著電改推進,2018年市場化交易電量預計達到1.4萬億千瓦時,打破省間壁壘,促進能源資源大范圍優化配置。通過將售電側放開,允許社會資本進入,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的新的市場主體(下稱“售電公司”)參與電力市場交易。

為避免重復建設等問題,國家相關部門明確規定在一個配電區域內,只能有一家售電公司擁有該配電網運營權供配電服務義務,進一步推進規范了市場化交易電量競爭。

“售電公司”的介入,電力行業是否會產生“鯰魚效應”?售電公司在為用電企業提供更好服務,通過市場化的競爭給行業內“先進機組”發光發熱的機會,倒逼企業積極進行改造升級,提高產能利用水平,“優勝劣汰,或逢其時”。

“近水樓臺先得月”,作為電力的提供方,售電公司是否能夠成為電力企業新的業務增長點,對此我們也將持續關注。

對于“如何看待目前電力的困境,以及未來電力企業發展意見”的問題,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我國電力市場建設尚處在起步階段,如剛開始放開發電、售電環節,同時調峰補償、價格響應等市場機制尚未建立。”

“電力行業的困境與電力體制改革尚未到位、煤電關系尚未理順以及電網建設滯后等因素有關。”宋清輝表示,“未來電力企業要順應電改趨勢,加大清潔高效能源發展力度,提升整個電網的調節靈活性。”

二級市場方面,同花順(48.620,-1.40,-2.80%)電力指數,在2015年6月份也曾達到過2500點輝煌戰績,截至2018年4月24日電力指數以949.77點報收,相比前者僅剩不到四成,跌回到了2014年9月份的水平。

煤電企業的博弈或仍將持續,對于“煤價”尤其是以火電為主的電力企業多少頗有些無奈。隨著“電改”的深入推進,未來電力市場建設形成,是否能夠為“電力行業”帶來除了“煤電聯營”以外新的機遇期,“脫貧致富”奔小康的路上,電力企業或還需要“一段路”要走。

責任編輯:ERM523

彩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